融雪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融雪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素锦

发布时间:2019-04-16 16:22:33 阅读: 来源:融雪剂厂家

1.锦锈无双

苏绣名扬天下。苏州城内“清月庄”出产的绣品,更是苏绣中的上上之品,清月庄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已是吴中数一数二的大绣庄,每年向皇室进贡绣品。

三月草长莺飞的时候,清月庄宋老板的夫人生下一女。宋老板正抱着女儿开心,圣旨就到了。原来绣庄十名绣女费时近九个月绣成的“锦绣河山”让皇帝大为欢喜,皇帝大笔一挥,亲赐了“吴中第一绣”的匾额。宋老板激动不已,觉得女儿是大吉之人,立刻取了“锦绣”之名,将其视为掌上明珠。

锦绣三岁的时候,宋老板的生意却出了大纰漏,清月庄陷入了困境。屋漏偏逢连阴雨,宋夫人难产,生下一女后便撒手西去。宋老板大受打击,看着嗷嗷待哺的孩子心头剧痛。正好一个云游的大师正在宋府作客,见了孩子沉默许久,叹道:“此女命中有三劫,每一劫都是要累及家人的。”

宋老板听了,悲痛道:“宋家大难,内子又去了,这孩子宋某是留不得了,请大师处置吧。”这时,床上的小娃娃忽然号啕大哭起来。锦绣跌跌撞撞冲了进来,将小娃娃紧紧搂在怀里,奶声奶气地喊:“阿爹,锦绣要妹妹!”说也奇怪,锦绣一抱,小娃娃竟不哭了。而无论宋老板怎么哄,锦绣硬是搂着妹妹不放。

大师又叹了口气:“也罢,锦绣小姐是大吉之人,或许能化解这孩子的劫。宋老爷,这两个孩子都是不凡之人,你好好相待吧。”

宋老板将孩子取名为“玄素”,心中始终有隔阂,不太愿见到她。可锦绣却爱极了妹妹,好吃的好玩的总是先给玄素。而清月庄经了这一次困境,伤了元气,让宋老板时时皱眉。

花开花落,岁月匆匆,转眼间锦绣快要十岁生辰了,七岁的玄素拉着她的手,有些神秘地说:“姐姐,我要送你一份大礼。”此后十几日,玄素早出晚归,终日呆在绣坊里。

谁知就在锦绣生辰前一日,绣坊竟发生了大火,等宋老板赶去的时候,绣坊一大半已化为火海。宋老板急得脸都白了,可比他更急的是锦绣,玄素也在绣房之中!

锦绣一咬牙,将一大桶水倒在自己身上,随即冲进了火海。

烈火和浓烟之中,锦绣大声喊着“玄素”,一屋子一屋子地找,直到听到一声有些沙哑的回应:“姐姐!”锦绣大喜,忙上前拉着玄素的手往外跑,眼看就要到门口了,谁知一根燃着火的木头从两人头顶落下,锦绣来不及多想,就将玄素护在身下。“啊──”在玄素的尖叫声中,木头压在了两人身上,锦绣的大半个身子都起了火。

门口的几个绣坊长工见了,急忙冲过来将两个孩子抱了出去。玄素伤了脚,白皙的皮肤上起了通红的水泡,可是比起锦绣,这伤就微不足道了。

锦绣的半个身子都烧伤了,宋老板花重金请来了江南最好的大夫,救回了锦绣的命,却无法消去她大片的伤疤。看着昏迷的锦绣,宋老爷转身狠狠掴了缩在一边掉眼泪的玄素一巴掌:“害死你娘还不够,还要害死你姐和我不可,是不是?”

宋老板将玄素拖到房门口,指着外面怒道:“你给我滚!”玄素不动,宋老爷用力推了她一把,她摔在地上,一直被她紧紧护在怀里的东西也掉了出来。

那是一幅苏绣。嫩绿轻柔的柳枝,淡粉俏丽的杏花,曲池边的秋千架上,身着黄衫和蓝衫的两个女孩身姿轻盈如燕。

见多了精美绣品的宋老板也不得不大为赞叹,这幅绣品针线细密,设色精妙,光彩射目,真乃上上之品。他惊讶地看着玄素,这个孩子才七岁啊!居然就有这等精湛绣艺。

宋老板脸上阴晴不定,玄素跪在他面前哭着用力磕头:“阿爹不要赶我走,我会好好照顾姐姐的,不要赶我走……”

宋老板长叹一口气,拽起她,摸摸她的头就走了。

玄素捡起地上的绣品,跑到锦绣的床边,轻轻说:“姐姐,我用我的命向你保证,这一生我一定要让你快活……”

2.为爱痴狂

清月庄的绣品在那场大火中烧得七七八八,任宋老板如何力挽狂澜,“吴中第一绣”的宋家终究是只能维持三个小商铺了。宋老板郁结在心,身体一天天差了下去。

锦绣看在眼里,伤好以后便学着打点生意。玄素则变得更为安静,整日在屋里看书做绣品,不愿踏出宋府半步,与锦绣也慢慢生疏了。

锦绣多次表示不在意身上的伤疤。玄素却只是笑笑,原本清澈的眼内苍茫一片。

锦绣慢慢接手了父亲的生意,忙着打理铺子,玄素则躲在院里。两人惟一的交集是每月的初一十五,玄紊将绣好的绣品交给锦绣,让她带去绣庄。

清月庄慢慢恢复了曾经的繁荣,这当然有锦绣让人惊叹的经商才能以及日夜操劳的因素,但也不能少了玄素那些精巧卓绝的绣品。玄素的一幅绣品,已到了近千两白银的高价。

清月庄姐妹花成了吴中坊间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比之整日抛头露面、脸上又有伤疤的锦绣,深锁闺中、传言清秀脱俗的玄素,更受大家的青睐。

玄素十四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锦绣将她安置到了宋家在山间的别院休养。

这日清晨,锦绣好不容易得闲,便匆匆赶往山间去看望玄素。刚上山不久,轿子便停了,家丁告诉锦绣前面躺了个受伤的人,问怎么办。锦绣下轿看了那人的伤势,果断地让家丁搬他上轿送去医馆。

幸亏救治及时,那人从鬼门关绕了回来。可天却已经黑了,锦绣不由有些懊恼,又没看成玄素。

这人虽然救了回来,却还是十分虚弱,锦绣无奈,只好让人把他带回了自家店铺。掌柜瞥了眼一边带血的剑,对锦绣道:“这人一看便是江湖人,咱留着他不太好吧?”

锦绣说:“玄素正病着,咱救人就当为她积德吧。”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不是她能预料的了。

年少的时候,锦绣和玄素一起念过一阕词: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当时锦绣感慨道:“喜欢上便是喜欢上了,哪有什么办法?若连喜欢人都不敢,那活着有什么意思!”

玄素当时还不到七岁,嘻嘻笑了笑:“姐姐要是有了喜欢的人,我定是要帮着姐姐,让你们在一起的!”

当锦绣和她所救的唐剑彼此顺心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告诉的人便是玄素。可是,锦绣还未来得及将唐剑带去给玄素看,唐剑便离开了。

走之前,唐剑说,这是他最后一个任务,等一切都了结了,他一定会回来娶她。

锦绣看着他,坚定地说:“好,我等你回来。”

锦绣这一等便是四年。

在这四年里,玄素休养好了身子,搬回了宋府,清月庄又成了吴中数一数二的绣坊,而宋老爷的病也越来越重,他拉着年纪渐大的锦绣,老泪纵横:“阿爹没有多少日子了,惟一的遗憾便是还没能见你觅个好夫婿。孩子,别等了,那人早已经不在了……”

锦绣浑身一震,泪水不由落了下来。原来爹知道,可是连爹都知道的事,她怎么会不知道?她是个商人,江湖上的事都听在耳里,而唐剑也不是江湖上没名没姓的人。她知道他已经不在了,只是不愿意承认。

锦绣对着老父掩面痛哭,哭完之后,就派人去请了媒婆。

即使锦绣的脸上微有瑕疵,但宋家的财富,锦绣的才能放在那里,起意要娶她的男子倒也有不少。

如此,锦绣认识了“盛裕钱庄”的大公子韦远兮,韦公子的面容竟与唐剑有五分相似,加之韦远兮是读书人,性情温柔儒雅,更是让锦绣心中一动。

两人煮酒煎茶,执棋论书,锦绣渐渐放下过去,慢慢喜欢上了韦远兮。这一次,锦绣决定一定要带喜欢的人去见玄素。

玄素一见韦远兮,眼睛猛地睁大,手中的绣帕掉在了地上,直愣愣地盯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

锦绣有些奇怪,一转头,却见韦远兮亦是直愣愣地看着玄素。她的心莫名沉了沉。

半月后,韦远兮和玄素一起来见锦绣。玄素跪在地上,流着泪道:“姐姐,请成全我们吧!”

锦绣紧紧握着茶杯,双目慢慢红了。她猛然将茶杯摔到地上,怒道:“这么多年,我竟养了个白眼狼出来!”话音未落,泪已落了下来。

服装加工定做厂家

定做工作服厂家

定做t恤

衣服批发厂家

油田工作服

劳保工作服厂家

航空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