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雪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融雪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放一尾苗种也不行河北省渔政处监管增殖放流见闻

发布时间:2019-09-20 12:37:15 阅读: 来源:融雪剂厂家

少放一尾苗种也不行———河北省渔政处监管增殖放流见闻

少放一尾苗种也不行———河北省渔政处监管增殖放流见闻

承担重任,增殖放流为民造福大规模的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在河北省已连续开展4年了,投入资金累计2000万元,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为渔业发展、渔民增收作出了贡献。今年农业部又下达河北省海洋捕捞渔民转产转业项目资金240万元,用于海洋增殖苗种的购置和实施;河北省省级财政项目支持渔业增殖养护工作专项资金500万元,用于海洋和内陆增殖苗种的购置和实施。海洋的增殖放流确定在沿海的秦皇岛、唐山、沧州三市的适宜水域,分别增殖中国对虾、梭子蟹、海蜇、牙鲆4个品种。  开展增殖放流工作是渔业部门坚持以人为本、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具体体现,是政府为渔民办的好事、实事。如何保证这个大项目能够持久开展下去,关键在于增殖放流过程中的监督管理。  河北省渔政处是全省渔政系统的一面旗帜,处长刘耀林外表淳朴,内心真挚,很有人格魅力。从2003年起他就想方设法筹集资金为渔民放流海蜇,2005年又监督放流中国对虾等品种,使渔民获得了丰收。在监督增殖放流方面有一套独树一帜的管理方法。因此,今年的增殖放流项目实施的监督管理工作又由渔政机构来承担。  3月24日,在全省渔业资源增殖放流监督工作会议上,刘耀林强调:开展增殖放流工作,是我们渔业部门的一项重要任务。这个项目一定要落实好,一定要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为建设和谐渔区发挥应有的作用。因此,每个人都要有责任心,统一思想、统一措施、规范程序,明确纪律。放好了、放实了,管好了、管实了,不但要确保增殖放流监督管理顺利开展,而且要组织渔民开捕以后把长大的放流品种打回来。  为做好增殖放流工作,河北省渔政处专门成立了以刘耀林为组长,副处长闫建民、副调研员陈守新为副组长,有关科室科长为成员的监督管理工作领导小组,负责组织领导监督组对增殖放流的监督管理工作。  5月14日起,三支精干的放流监督小组陆续奔赴秦皇岛、唐山、沧州三市。  全力以赴,渔政监管放流准确到位临行之前,刘耀林反复叮嘱负责放流监督的渔政人员:“不能做老好人和差不多先生。苗种的数量一个不能少,违规操作的事一件都不能有,苗种生产单位的饭一顿都不能吃,他们的东西一件都不能要。和增殖单位坚决断绝一切利益挂钩。这可不是说说而已,是铁的纪律。”5月14日,陈守新带着沧州小组赶到黄骅。某放流单位早已给他们安排好了高级宾馆,并设宴招待。陈守新说:“对不起,宾馆我们自己找,饭我们自己吃,你们所要做的,就是把苗种准备好了。”对方以为他不过是说说而已,就说:“嗨,你怎么不早说啊,我们全安排好了。”陈守新摆摆手,正色道:“我现在告诉你们也不晚。”对方是个女同志,她半开玩笑狠狠地说:“你这不是个棒槌吗?”一旁的人都笑了起来,早有“小老头”“一个也不能少”外号的陈守新,又多了个外号“陈大棒槌”。刘耀林听说后,赞不绝口道:“做得对,你以为高级宾馆是白住的,你睡一晚上多少苗种就被睡走了,你吃了一顿招待饭,多少苗种就被吃进肚了。那些苗种都是国家带给渔民的期望和利益,我们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在这个问题上,你这个棒槌可要夯实了。”  每次检查放流监督工作,刘耀林总是先去育苗室,干上一通活再说。他在沧州检查时,冒着育苗室47摄氏度的高温,亲手提袋装车。因为年年来这里,来的次数多了,工人们都熟悉他了。前一两年,增殖站的人想让他在记苗种时照顾照顾,被刘耀林斩钉截铁地回绝了。时间长了,他们都知道那个“胖子”(刘耀林身材比较魁梧)办事认真,吐口唾沫砸个坑,容不得商量,也就习惯了。再后来,只要看见刘耀林装袋,大伙蜂拥而上,都抢着帮忙。在唐海县检查放流工作后,刘耀林不顾一身疲惫,亲自押车去新开口渔港,和渔民一起将苗种撒向大海。  5月的北方正是春夏交替之时,温差较大。如果要赶上半夜的潮水,凌晨两三点在海边站着,穿个棉衣也不过分。可到了中午,穿短袖衫也出汗。谁会准备那么多的衣服?冷热只有挨着,闹不好就感冒,一感冒三五天别想好。放流紧张的时候,一个萝卜一个坑,即使病了,监督组的人员也带病坚持工作。司机单师傅患了感冒,一路上咳嗽不止,可他知道人手不够,买点药扛着,他说,关键时刻,这点病算啥呀。  今年三个监督小组的骨干力量都是前两年招聘的公务员,素质很高。他们个个精明能干,不怕吃苦,浑身透着朝气,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他们被刘耀林亲昵地称为“孩子们”:“将来就靠他们了,现在要好好磨练,让他们从数数做起,在干好活的同时,带出一支过硬的渔政队伍。  公平公正,一尾苗种也不能少跟育苗单位打交道,刘耀林始终坚持公平公正的原则,既要保证国家和渔民的利益不受损失,也不能让育苗单位吃亏,一切按照合同来,实事求是。比如说鲈鱼苗,市场的价格是每尾三分钱,那就该给三分钱。他要是愿意你给二分就卖,就不对了,差下的钱他绝不会从自己腰包掏,肯定会在苗种的数量上做文章。所以,一是一,二是二,这是原则问题。  在沧州市技术推广站监督放苗时,因为受不了渔政监督组的严格,放了两个池子后,厂方坚决要求不放了。他们不相信渔政对谁都是这样严,想看看在别的点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标准。后来看到监督组在哪都是一个抽样标准,一个记数方法。也就无话可说了,那育好的苗不能不放啊,多养一天又费饵料又担心出意外,只好又把监督组请了回来。  在黄骅某场放梭子蟹时,拦的工人用的是很细密的衣,一会儿,包里就混沌不清,蟹苗和饵料残食搅在一起,影响了蟹苗的质量。因为蟹苗是论公斤算的,残渣多,蟹苗肯定就少,监督组和操作工争论起来。这时,来了沧州市渔政站站长、大名鼎鼎铁面无私的黑包工刘国忠。只见他用手在刚盛出蟹苗的塑料盆里搅了一搅,立即拉下了长脸:“这都是些什么东西?这有几个苗子,你们自个看看,想糊弄渔民吗?门都没有。马上换筛子,扣大点的。”  丰南黑沿子镇南海冷冻厂,这里的虾苗很健壮,个头适宜,不少能达到1.5公分,厂长王克武是唐山市的十佳青年,他的苗育得很充分,对渔政与渔民的严格要求没提什么异议。但放到最后时,因等待称重的虾苗拥挤在一个大盆里,密度太大,一度缺氧,死了不少。这些死了的虾苗进了充氧袋后沉下,黑乎乎的一片。阎建民指着这几个袋子说:“这些死了的不要,让渔民看见了影响多不好,就给我们放这样的苗啊?快退回去。”丰南市渔政站的郭站长马上找来厂里的人,当时就给退了回去。  这次中标的供苗单位,很多都是省直属的“皇亲国戚”,不好得罪。可刘耀林不怕,他说:用哪个育苗场对我们来说都一样,因为我们只看苗的质量和数量,要保证放到海里的效果。得罪人怕什么?把人都得罪光了,就等于一个人也没得罪。只要心里想的是国家,是渔民,就什么也不用怕。  在滦南的一家增殖站,40个40立方米水体的育苗池水花翻滚,其中的10个池子育的是中国对虾苗,这里的任务是5000万尾。根据目测,这么多水体完成这些苗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可问题偏偏就出在这里。晚上10点多了,最后一盆虾苗称完,经反复核定后,数额仅仅是1000万尾。这下厂长急了,非说电子称有问题。可大家都看见了,称本身并没有问题。再说也不光是渔政人员记数,厂里也派有人记数,结果都一样。厂长恼怒地把称摔了,双方在争执中不欢而散。这个育苗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住的地方也找不到,而且道路泥泞、凹凸不平,没有经验的司机别想开出去。可是监督组的同志们毫不畏惧,克服困难,硬是连夜赶回了秦皇岛。  亲身体验,渔民代表说出心里话通过近几年的放流看,效果非常明显,渔民反应相当好。渔民们说:1992年开始,基本看不见海蜇,其他资源也不好。一个小海区十几里地,起一次,三斤、十几斤的,没有超过二三十斤的。因多年海蜇资源不好,渔民把都卖了。没卖的也闲置在那不用了。放流后海蜇资源明显回升,没卖的渔民可赚到大便宜了,其他渔民现花3万多元置办具,也得到很好的收益。2004年,海蜇大丰收,吸引东北的客户都过来了。现在,一条船一季纯收入十几万元,真的是靠增殖放流的品种、数量,才有这样的收获。前年对虾丰收,渔民再次尝到甜头,他们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渔政能多放苗,多放品种,让渔民有好的收入,他们说:我们就靠增殖吃饭了,不然,渤海的资源就枯竭了。  黄骅市的两个渔民监督员,都是市人大代表,一个是黄骅市后徐村党支部书记张如臣,一个是后堂村村长李京广,今年都是56岁。当他们亲手把最后一袋虾苗放入大海后,拉着陈守新的手,激动得热泪盈眶,深情地说:“我们代表黄骅市5万渔民谢谢你们,你们把好事办得更好,实事办得更实,我们渔民老高兴了,老满意了,别的话不说了,秋天请你们来吃虾。”张如臣干了30多年书记,担任过好几届市人大代表,他给这次放流总结出四个特点:一是组织得好(领导重视,市局省处领导来过多次);二是取样认真(个体户才抽一次样,渔政抽4次~5次样);三是计数公正(维护供方需方的合理利益);四是苗投得好(按卫星导航测定的经纬度,找最适合的地方放苗)。  丰南市黑沿子镇渔业协会几条担当放苗任务船的船长,清一色的都姓高。该协会高会长个子不高,未说话就开口笑:“放心好了,都是我们亲自监督,亲自放,这等于国家出钱为我们渔民买苗,我们这也是在替自己做事啊。仔细着呢!”可以说仔细得有些“刻薄”,那电子称上不到250克(一袋装)别想过关。往海里放虾苗时,粘在充氧袋壁上的虾苗都要使劲抖抖干净,多放一尾就多一线希望。”看着船尾两边像小山一样的虾苗袋,高会长喜得像孩子一样:“一袋一万尾,如果都能活下来,到秋捕时,每个渔民能捕到这么一袋就是七八万块啊”。  共建和谐,育苗单位为渔民办实事丰南市洪海水产养殖公司是省海蜇育苗红旗单位,负责人毕赫隆把信誉看成是第一位的。他说,我要扛着这面大旗一直跑下去。为了渔民我不怕吃亏,我宁肯自己损失也要让渔民满意。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5月22日,原计划在他那里放600万头海蜇苗,一切工作准备就绪,池子开始放水。忽然,一位渔民代表提出,今天有雨、有风,放了苗后效果不好。这时水已放到一半,如果停止放苗再续水的话,因缺氧苗种无疑要死掉一部分。但毕赫隆听了,果断停止放水,一切损失由育苗厂负责,使现场监督的渔民代表非常感动。更让他们感动的是,在第二天,600万头的海蜇苗任务完成后,还有大约100万头的剩余苗种,这些苗种完全可以卖给养殖户,但是,毕赫隆说,都放了吧,我也要为渔民做好事,办实事。  黄骅市海水原良种繁育中心负责人高秀树数家珍一样数着他们的育苗厂,光虾就有7种:中国对虾、南美白对虾、日本车虾等等。还有三疣梭子蟹、大菱鲆、鲈鱼等。他一边叹息说:渔政要求太严了,像选样板戏一样。一边又赞叹道:严了好啊,国家拿出这么多的钱为渔民造福,我们也要支持。5月29日这天,他们需要提供中国对虾苗3700万尾,梭子蟹250公斤。在记够虾苗3700万尾数后,还有59万尾余额,高秀树毫不犹豫地说:放给渔民吧,但愿他们有个好收成。今年因为南美白对虾每万尾的市场价是90元~95元,而中标的中国对虾苗才40元,也就是说,如果不育中国对虾苗而育南美白对虾,育苗厂的利益会更大一些。可是,“既然签了合同,我们就要履行,把最好的苗种卖给国家。”

中联重科混凝土设备批量出征印尼助建两国合作标志性工程制砖机

林心如夸老公顾家爱情真的是彼此才能说清楚的事吴英仔

河南非法募资18亿大骗局主犯韩学臣被判无期贵阳

三夏全国已收获小麦8611万亩麦收进度两成半鹿角草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