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雪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融雪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最后的安魂曲

发布时间:2019-04-16 19:37:20 阅读: 来源:融雪剂厂家

乌云笼罩天空,黑暗如约而至,吞噬着这座即将步向毁灭的城市。炼狱张着大口,等待着被奉献的祭品们……

塔下那些互相推挤着、拉扯着,拼命拥向这里的生物们,就是刚才高唱着赞美诗、衣冠楚楚的绅士淑女?看着飞蛾扑火般争先恐后的活祭品们,我感到自己的嘴角正在勾起一道冷嘲的弧度。

愚蠢丑陋的家伙,就像……我一样。

创世纪里那座触怒了神的巴别塔,也不过如此而已吧,虽然,铺设这座华美的祭坛,只是为了实现那个人的愿望……神,会再次发怒吗?

熟悉的烟草的味道,是他,不用看也可以肯定。这种味道,连同无数次背部灼烧般痛彻里挑起在烟雾氤氲背后的满足笑容一起,早已被印刻进我的血液。每次闻到,仿佛被炙烤的窒息感都会不由自主地泛上来,不管多少次。习惯性地平复了心跳,我竭力用不带任何感情的目光望向他。

被遮挡的光剪切出他的侧影,逆光的角度更增强了压迫感。那种不可一世依然如故的完美,让我在恍惚间似乎回到了少不更事的年纪里那个阳光刺目的下午,突然遮住明媚的高大身影,伸出的手,敞开的怀抱,以及那抹从唇边牵起的微笑……早知逃不掉,又何必要逃。这场游戏,一开始就被定好了结局,而我,从来没有胜利的筹码。只是,笑到最后的人,又会是谁?

我默默地注视着那个恶魔般的男人从背后不急不缓地走近他,嘴里说着“恭喜”,脸上却挂着自以为是的笑容。想起不久前,他带着同样的神情用嘲笑的口吻说着会亲自将父亲的头交到我的手里,我突然对继续这场游戏产生了一丝兴趣:看看一个一只脚已经踏入地狱的恶魔能否刹住飞速滑向终点的命运。然后,我的灵魂就能被拯救了吗?

依旧是自得的笑容,他举起了枪。

我听见自己激烈的心跳声,握紧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着。手心里汗液粘腻的触感令我想起那些散发着铁锈气味的猩红液体。就像曾经那个倒在血泊里的黑发少年所说的那样:父亲的掌握,我不是无法逃离,而是不逃。但他不了解,灵魂,是无法背叛的。

枪声里,躯壳早已先于瞬时空白的思想飞扑而去,左肩一阵刺痛,紧接着,是吞噬一切的麻木。这回,是真的逃不脱那个多少次害怕再也醒不过来的噩梦了吧:那面伸展向无限远处的墙,以及前方无论怎么走也到达不了的尽头。只是这次,我似乎是在向下坠落……

有力的手臂在突然间阻断了噩梦,将我的意识重新拉回现实。这道斜贯手背的疤痕……难道……

我抬起头,熟悉的面容印入眼帘。虽然被人造疤痕和头发遮住了半边脸庞,但只有一个人,会用这种混合着担忧与责备的目光注视我。

“董……君安?”我原以为,那次在火车站台的擦肩而过,会成为我们的最后一面。

“那种不值得信赖的男人,根本就不会领你的情……”

我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他果然,还是这么直接。

又一记枪响,我心底里,还是不禁为父亲担心了一下。只是继而觉得可笑:这个丑陋肮脏的身体都已经这样了,我竟然还是放不下那个毁了我的男人。

吃吃的笑声突兀地在周围响起,不尖锐却歇斯底里得让人害怕。看着董君安紧抿的双唇和皱得更紧的眉头,才蓦然发现那原是出自我的口中。剧烈的笑唤醒了伤口的疼痛,我弓起身咳嗽着,像是要把积压在肺部的那些长年累月来不断腐蚀我的毒气都咳出来,有些模糊的视野却捕捉到了他眼里闪过的一丝慌乱。他刚想开口说什么,爆炸的声浪就从四方席卷而来。慰藉被黑暗俘获的混沌灵魂的交响乐,终于进入高潮了吗?

塔剧烈地震动着,上方的石块不断塌落。自负的人类建造的巴别塔,最终还是逃不脱成为废墟的命运。

一阵混乱过后,天花板和石柱的碎片杂乱地散落在四周,可以听到董君安低低的咒骂声。视线所及之处,似乎多了一个男人。那头利落的金发……是吴俊杰?不对,那种执着的眼神只有那个忠心耿耿的石磊才会有。他回来了啊……不过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为什么你又回来了,董君安?”我不愿想起那份令人难受的羁绊,最好的方法便是引开思路,“被打开的地狱门前,护身符引导着祭品们走向死亡,只是为了一个男人的欲望……你竟还敢到这种地方来?”看着他一语不发地扯下左脸的伪装,我淡淡地继续道:“对我来说……毕竟还是完不成弑父这种事,甚至眼睁睁看着他被杀死也做不到……即使我知道你是对的……但灵魂,就是无法背叛……”想起不久前,我似乎对那双金绿色眼眸的主人说过类似的话,不禁自我解嘲地笑起来。我果然,还是恨不起那个夺走了我一切的弟弟吗?

“真像你的做法啊,这种傻事……结果,我也只能看着它发生吗?”

那种眼神,是在担心我吗?“我好像总是被你叱责呢……”这份傻劲,我恐怕到了地狱也改不了吧。不过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必须完成。

一把扯下颈上的十字架,我把它递给了不远处半蹲着的石磊。他似乎,有些吃惊的样子。“石磊,请把这个交给该隐,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做到我所做不到的事。”我很清楚是自己软弱的性格造成了这场悲剧,不过业已深入骨髓的东西,实在无力改变。至于这个背负罪孽的黑色十字架,我已经不需要了,因为不久,我就将亲自去面对那些死在手术刀下的亡灵们。

“不过,看来你的生命也支持不了多久了。”这个武迪最初的死尸人偶,也终于到了灰飞烟灭的日子。我应该在最后,帮我“亲爱的弟弟”实现他的愿望吗?

“请你给我,保护该隐少……您弟弟的时间!您应该会有办法的……”

看着他强忍痛苦心急如焚的样子,我终于做出了决定。

“有啊……不过,只有一天……”

其实我应该感谢他们之间那种令我既憎恨有羡慕的羁绊,它让我相信,这个世界也许还有值得期待的东西,只是……不属于我而已。费力地将衣领向两边拉开,我最后一次,举起了手术刀……

我真的应该佩服自己,竟然在这个不值留恋的世界上逗留了如此之久,为了偿还姐姐们被剥夺的岁月吗?安娜是对的,我从一开始,就没真想用那双金绿色的眼睛装饰花园,只是渴望从痛苦中解脱而已。憎恨,远不足以成为生存的目的,我只是太软弱了。

“请你好好使用我最后的血,石磊……”

熟练划动着手术刀,我想象着颈下掩藏的那些细密的红色脉管被锋利的刀刃割裂的模样,想象着从缺口里喷涌而出的血液划破空气时留下的美丽弧线……

隐约中,一种阴暗的气息穿越尚未到达的岁月向我扑来,在耳边无声地宣告着未来并不必过往更真实。而我,终于可以从这场无休无止的轮回中解脱出来,从那个男人的手中将被缚的灵魂解放出来,即使,只是回到以往的形单影只。也许对于这种孤独,我已经习惯了……

300X型阀门

自由浮球阀

衬胶阀图片

疏水阀生产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