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雪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融雪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无关风月的文章

发布时间:2019-04-16 14:49:51 阅读: 来源:融雪剂厂家

  
  篇一:无关风月
  大概是天气经营惨淡,晦朔合离,无关风月。
  春夏秋冬,疏离聚散,也无非人情暖寒,用手一揾,方知尚有暖色,于是离散了众人,在一静谧小憩之处,用寒鸦的声音说道:秋天来了。
  立秋过后,天气一转,夜夜骤凉,绿树转黄,秋衣嫌单。可巧御寒的衣裳没带够,只得歆享这来之不易的触感,像冬天独自偷吃冰棍的颜色,口吐热气心凉三分,倒不是心性凉薄,一声秋雁早秋寒,也不算做冷色,满山黄叶秋意浓,更算不上空灵,于无声处听惊雷。大概笃定惯了,十级台风也掀不起微澜,抬头一看,看台的苦楝又瘦了一圈。
  夏天那会儿,苦楝树冠浓密,微风过处,摇曳生姿,好像风姿绰约的贵妇人,三五之夜,月明半墙,在银辉映照之下,更是树影婆娑,斑驳迷离,让人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它仿佛站在那儿多年,岁月如歌,风干树干上的留痕。到了秋天,在秋雨的助兴下,连宵脉脉复飕飕,木叶凋零,一如穿着浆洗泛白衣服的老人,随着岁月消瘦。
  很多时候,秋天是思忆故人的时节,凭栏怀古本应是文人骚客所为,高树悲风,潇愁杀人。更多时候,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秋不过是阴沉好睡天,一首一唱就厌一听就倦的安魂曲,一件穿着嫌热不穿嫌冷的百衲衣,一口造饮辄醉的老酒,一卷舌粲莲花又百思不得其解的经文。
  是夜无风也无晴,思绪往千年,曾经有一位思妇为归人脉脉祈祷,或者慈母为游子缝制秋衣,又想起多年前的一个晚上,那个临行送别的渡口,南下的客舟,一豆的渔火,沁人的江风···这些,仿佛都与我有关,又仿佛渐渐淡去。岁月如歌,一面接前世,一面渡今生。
  
  篇二:无关风月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弹指一瞬,故去已远。
  回首牵手踏过的马路,和一中附近的羊排小揪面,还有校园里埋藏我们记忆的那棵垂柳,原来已然物非人非了。如今的你我一如曾经的誓言而在同一个城市,而我们的距离,何止天涯海角。从银川到天津再到银川,从烟花细雨的少年走到风雪苍凉的迟暮,或许都不会再邂逅那个你了。三年就如同隔世,人世何其的沧桑。
  浊酒一杯,千里之外。黄河岸边还伫立着当初的那个我,一如既往地望着故事发生的那个地方。低头浅掬,只想一口饮尽那将愁思拉长的银川,饮尽每个夜半人静时出现的你的幻觉,也饮尽你离去时滴在我手心的泪水。然而记忆却像中国画里的山水,隐去了又重生,重生了又隐去。
  旧地重游,是在九月初的时候。所有我们走过的地方,所有知道我们秘密的地方我都去了。一中白色教学楼,雪地里曾经多么想拥抱你。那里,你曾当着所有人的面把怕耽误你学习而去人家班上自习的我拉回教室。那里,那棵柳树还记得当年的我吻掉你晶莹的泪珠。那里,依稀还有那个每天下午都在阳台偷看你打水的我。或许是世纪广场把,多么亲切又多么陌生的地方。下着雨的天气,雨模糊了别人的世界,而你模糊了我的世界,你哭着告诉我把一切都献给我,今生今世。如今,造化弄人,还是雨天。或许那天的天气执意要把那句不知轻重的话还给我们。你不在,只好由我记住了。南门广场,你接过我多少次。也是在那儿。我平生唯一一次买玫瑰花。我说我不喜欢玫瑰因为它会衰,而我们注定今生要在一起。而你后来也天真的告诉我,它真的衰败了。中山公园,我们躺在草坪上谈天说地,讨论一个个不着边际的爱情故事的来龙去脉,我给你解释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爱情。一切的一切,曾经那么清晰。现在,那些故事还清晰着,只是,在雨水里,一切却又模糊了。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不知沧桑的我们多少次傻傻的吟诵着这首诗。如今时光荏苒光阴不再,才知道这首诗的轻重。那时的你,原来是读给现在的我听的。
  回到天津,才知道你就在前一天的火车上。缘分已尽有缘无分也好,近在咫尺远在天边也好,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也好,无论什么语言都已经变得苍白无聊。离开了就是离开了,既然没有分开的理由,也不会有再见的借口。即便是在同一辆车上,我在车厢接头处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的同时,也许你却在无聊的看着窗外飞逝的群山和炊烟。我不再是你的风景,你也不会成为我的停留。
  天津的我,还是在那片瘦湖旁,替当初的誓言守护着一份清静。弱水三千也好,繁华无数也罢。给了你的,永远留在了过去。冷清的地铁,落寞的街道,留着记忆的热闹,全被染成了灰色。
  有人说,三年的时光,记忆都老了这么多,连我自己都不认识当时的自己了,你又变了多少?何必凭空伤悲无端自哀。无奈,像一个朋友说的,我们都是感性的人,我们都是怀旧的人,我们都穿梭在现实和虚幻之间。只是,苦了那棵我们泪水滋润过的那棵柳树。当初,你在万佛岛深深的一拜;如今,我还是不知道你当时祈祷的是什么,和我有没有关系。但我还是在一个我们没有一起去过的佛寺里深深地拜了一次。

东莞厂服定制

东莞职业装厂

东莞附近职业装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