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雪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融雪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汽轿车的尴尬:深陷销量困境!_汽车

发布时间:2019-04-16 06:46:53 阅读: 来源:融雪剂厂家

这则公告让还在任的一汽轿车总经理柳长庆有点尴尬。一年多前,在一汽集团内部大规模人事调整中,柳长庆从一汽轿车副总经理升任总经理。但去年一汽轿车的业绩并不理想。根据一汽轿车公布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5亿元,同比下降53.6%。由此可见,2018年,一汽轿车恐难逃脱利润下滑命运。

在总经理竞聘公告发布后,一汽轿车又发布了五名副总经理的竞聘信息。在一汽轿车连发的两条竞聘公告中,最显眼的莫过于多达数十条的职责及考核标准:“2019年~2021年利润总额目标分别为3亿元、5亿元和10亿元,自主销量目标分别为15万辆、27万辆和41万辆。”

“这个目标对现在的一汽轿车来说,实现起来有点难。”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认为,“军令状”般的考核指标背后,或许正是一汽轿车当下急于走出困境的诉求。“竞聘指标很难完成”

“牵一发而动全身”2017年下半年开始的一汽集团人事改革,也让一汽轿车变动不断。

2月21日,一汽轿车法定代表人从王国强正式变更为奚国华,王国强不再担任董事长一职,由奚国华担任董事长。奚国华目前还担任一汽集团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等职务。

今年1月,奚国华在一汽轿车第八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上被选举担任公司第八届董事会董事长。资本市场因为这个还“兴奋”了一把,当日(2月21日)一汽轿车股价一度上涨逾7%。

一汽轿车连发的两条公开竞聘,距离奚国华上任还不到一个月。有人说,奚国华的“三把火”比预想中早了些,也猛烈了些。

从竞聘要求来看,一汽轿车总经理任期的核心指标除2019~2021年要完成的利润总目标和自主销量目标外,还要面对考核,即当考核结果为D级时,将进行重新竞聘,原总经理将被“降级降档”处理。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一汽轿车旗下唯一的自主业务奔腾汽车销量为8.86万辆,按照公开竞聘的要求,意味着新任一汽轿车总经理今年要将此数字基础上实现翻一番,达到15万辆;2020年,一汽轿车自主销量要同比增长80%达到27辆;2021年一汽轿车自主销量再同比增长51.85%,达到41万辆。

“内网上刚发布这个竞聘时,就有同事讨论,大家都觉得这个任务不太可能完成。”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说,这几年公司一直在改革,不管是工作风气还是员工待遇都有一定变化,但要在短期内完成这样的高目标,不现实。

与总经理的公开竞聘相比,一汽轿车副总经理的竞聘激烈程度较低。按照一汽轿车公开竞聘公告,将产生五名副总经理,目前担任一汽轿车副总经理职位的有张建帮、隋忠剑、杨大勇三人。有分析认为,这三人留任的可能性很大。

对于一汽轿车公开竞聘的进程,《每日经济新闻》向一汽轿车董秘求证,但截至发稿,对方电话仍未能接通。

据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透露,除总经理和副总经理职位公开竞聘外,目前还没有听说过其他岗位竞聘的。“2017年一汽集团人事改革后,我们内部也实施了人事改革,进行竞聘,当时走了很多人。”上述一汽轿车内部人士感慨,“经过一年多的内部改革,与之前相比,现在在一汽轿车马马虎虎干工作已经不行了,当前的工作压力很大。”已有经销商放弃奔腾

一汽轿车之所以选择公开竞聘,与当前其自主业务仍处销量困境密不可分。

自红旗品牌从一汽轿车业务中剥离后,一汽轿车自主业务只剩下奔腾品牌。但从销量情况来看,奔腾过去一年表现得并不好。2018年,一汽奔腾累计销量仅约为8.86万辆。雪上加霜的是,已有经销商选择放弃奔腾品牌车型。

“从去年开始,我们已经不卖奔腾了,专卖红旗品牌。”位于北京石景山龙泽百旺的一位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说。一汽奔腾官网显示,在北京地区共有四家经销商,目前有一家已确认退出。

为提升销量,一汽奔腾也在尝试各种方式。比如为响应新一轮“汽车下乡”政策,一汽奔腾成为继长安欧尚、福田汽车后,第三家出台响应“汽车下乡”政策补贴的自主品牌,但从调查的情况来看,厂家的高补贴政策并未传导至经销商层面。

“我们还没有接到厂家的补贴。”北京大兴区奔腾4S店一位人员说。北京朝阳区的一家奔腾4S店的人员也向说了同样的话。

不只是在北京地区,西安阎良、宁夏吴忠奔腾4S店的多位人员均表示,对一汽奔腾的汽车下乡补贴政策不知情。按照一汽奔腾的补贴政策,参与优惠的X40、T77两款车型最高补贴可达2.06万元。

在采访多个地区的奔腾人员时获悉,多家奔腾4S店只有X40、T77两款车型有现车,X80要定制,其他车型很难有现车。“奔腾现在也就X40、T77卖得比较好,其他车型很少有人问。”上述北京朝阳区奔腾4S店人员说。

一汽奔腾官网显示的车型来看,除X40、T77、X80外,一汽奔腾还有B30、B50、B70和B90四款车型。乘联会数据显示,今年1月,B30、B50、B70、B90和X80销量都为个位数,X40销量为700辆,T77销量为7686辆。

因为车型少、销量低,原来在河北地区经营奔腾品牌4S店的范先生已在一年前选择放弃,准备开一家其他品牌4S店。一汽轿车的尴尬

奚国华的到任和奔腾事业部的成立,足以显示出一汽集团对一汽轿车寄予厚望。“对一汽已有的品牌,我们将缩减其生产线,集中整合在奔腾一个品牌下进行发展。”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曾公开说。

而为了重振一汽轿车自主业务,一汽集团也在调兵遣将。除奚国华,原一汽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赵东日前也加入了一汽奔腾,担任副总经理一职,负责智能网联发展和客户。2010年加入一汽马自达的赵东,曾担任一汽马自达汽车有限公司客户及市场研究部部长,去年3月升任公司副总经理,在市场和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

这一幕,与两年前重振红旗如出一辙。自徐留平北上后,红旗品牌实行竞聘上岗,7-11工作日、引入人才、品牌重塑等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改革,使2018年的红旗销量迈过3万辆红线,创造了红旗品牌市场化后的销量纪录。

但除了红旗,一汽集团旗下其他自主乘用车业务表现并不理想。一汽夏利(3.690, 0.00, 0.00%)2018年销量仅为18791辆,同比下滑30.57%;一汽奔腾同期销量同比下滑23.22%。

一汽奔腾销量下滑,除受去年国内车市增速下滑的影响外,与其产品内耗、新车速度过慢不无关系。“一汽奔腾这两年之所以销量不好,与渠道共网后产品同质化有很大关系。”范先生认为。

2017年底,奔腾事业部曾召开经销商大会,计划将一汽集团旗下一汽奔腾、一汽吉林和天津一汽三大自主板块的渠道进行整合,并成立奔腾事业部。三大自主板块车型大部分处于10万元以下,很容易引起内耗。如奔腾X40、骏派D60、森雅R7均为小型SUV,价格均在6万~9万元区间。

此外,产品速度过慢也成为一汽奔腾的软肋。目前,一汽奔腾在售车型仅为7款,其中多款已停产。相较之下,同属自主品牌阵营的吉利目前在售车型达14款。

不只是一汽奔腾,一直是一汽轿车利润奶牛的一汽马自达去年销量也不容乐观。一汽轿车曾在2018年三季度业绩预告中指出,公司业绩下滑受一汽马自达销量下滑影响。2018年,一汽马自达销量约为10万辆,同比减少12.3%。

实际上,除了销量,更让一汽轿车棘手的是与一汽夏利的同业竞争关系。2011年7月,一汽股份作为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平台成立,并向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作出不可撤销承诺,即在一汽股份成立后5年内整合所谓的轿车整车业务,以解决同业竞争问题。但截至目前,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仍处于超期未履行状态。

销量下跌、同业竞争久未解决,一汽轿车正在一步步消耗资本和消费市场的耐心。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奔腾

“一汽奔腾”是一汽轿车旗下品牌,一汽奔腾注重自身品质并致力于设计、生产最符合用户需求的产品。截止14年4月,一汽奔腾旗下已拥有奔腾B70、奔腾B50、奔腾B90、奔腾X80四个产品系列。

竞聘

竞聘上岗,是指对实行考任制的各级经营管理岗位的一种人员选拔技术,如果它用于内部招聘,即为内部竞聘上岗。公司全体员工,不论职务高低、贡献大小,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重新接受公司的挑选和任用;同时,员工本人也可以根据自身特点与岗位的要求,提出自己的选择期望和要求。竞聘上岗坚持公开原则、平等原则、竞争原则、择优原则、内部优先原则、确保质量原则、降低成本原则,选拔优秀的人才做最适宜的工作,并在不同部门之间对人力资源进行合理分配与调剂。